〈今周刊〉全球大震盪 QE全解讀


來源:今周刊 2013-06-19


 


日圓先生木神原英資預言:全球股市未來半年將以「躁動」為常態。

全球經濟唯一亮點的日本股市何時可買?

淪為資金逃殺重災區的債券基金與新興市場基金,又該怎麼辦?


六月七日,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史班接受財經頻道CNBC電視台專訪,他的神情略有疲態,聲音也比以往慵懶一些,畢竟已是八十七歲高齡了。但是,從他口中緩緩吐出的每一個字,都精準命中五月以來全球投資人掛在心中的憂慮,甚至,撥弄出更巨大的恐慌情緒。


「長期超低的利率環境下,股、債價格都已經高到不合理的程度,這一定會出問題。」他接著說:「聯準會也注意到了,正準備對超寬鬆的資金環境做出調整,我認為,調整的動作愈快愈好,否則會有麻煩。」


「就算美國的經濟還沒有準備好,聯準會仍然必須有所動作!」他那幾乎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讓人聽得心驚膽戰。


聯準會的動作,指的是「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場」。二○○八年金融海嘯發生後,為了搶救金融市場資金匱乏危機,聯準會自九年起連續推出四回合的QE,以印鈔票買進公債、不動產債券的方式對市場注入大量資金;此外,也在一一年與一二年間兩度推出「賣短債買長債」的「扭轉操作」,壓低長期利率。資金豐沛與超低利率的熱錢氾濫環境,造就過去幾年股、債、原物料等多種資產價格普遍上漲的盛世行情。



金融市場示警……預期QE退場  債市、股市全面重挫


有人戲稱,過去四年多的多頭盛世,幾可說是「聯準會的印鈔派對」,但今年以來,愈來愈多人開始預期,這場派對的主人即將宣布「曲終人散」。市場對QE退場的預期心理,先是反映於四月的金價大跌;進入五月,聯準會官員陸續發表談話,表達QE退場的可能性正在提升,金礦大國澳洲的貨幣匯率加速貶值,五月以來已急跌八%。


五月二十二日,一顆震撼彈被投入市場。這一天「發難日」,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公開發言:「在未來幾次的聯準會會議中,我們將逐漸減少購買債券的規模與速度。」


自此,QE退場有了來自官方的正式表態。眼見撐起過去四年行情的鈔票就要被抽出,隔天起,全球金融市場進入「熱錢戒斷症」前兆:


柏南克發難之後的十五個交易日(至六月十二日),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出現七十八億美元的淨流出,不但吐回了今年年初到「發難日」所流入的三十四億美元,甚至「多吐了超過一倍」;同樣在這十五個交易日裡,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流出七十八億美元;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則流出十億美元。


除了黃金、原物料,高收債、新興市場的股市與債市,都是過去幾年在「印鈔派對」中表現最High的玩家,自然成為熱錢退場疑慮下的首當其衝受害者;然而,恐慌情緒的擴散效果遠比原先想像得大,受害者絕非只有高收債與新興市場,連被教科書當成零風險的公債,都大翻船。


葛林史班說:「聯準會的動作愈快愈好,否則會有麻煩。」但回頭來看,五月二十二日到六月十三日,柏南克主演的這場「QE退場秀」,帶給全球金融市場的卻是更多的不安、恐慌與震盪。


或者,眼前所面對「QE退場」戲碼,其實已把全球金融市場帶到了一個虛擬的邊緣地帶,一邊是救贖、一邊是失控。退場退得漂亮,有助於化解資產價格「非理性榮景」的泡沫危機,但若退場退得荒腔走板,結果恐怕就是全面失控。



歷史可能重演……「一九九四年升息鬼魂」  可為今日教材


六月十八日,聯準會舉行例會,在市場劇烈動盪之中,這場會議透露的訊息舉世注目,「但無論如何,聯準會開始調整貨幣政策的既定路線都不會改變。」美國財經評論家史羅姆(Wade
Slome
)表示:「這是一個簡單的數學問題,低到不能再低的美國利率,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
──
向上。」


他並強調,如果歷史會重演,那麼,債券投資人現在可要小心了,「他們會被不斷升高的利率掐得喘不過氣來。」他口中所說的歷史經驗,是指一九九四年。那年二月,時任聯準會主席的葛林史班無預警調整貨幣政策,從原本的寬鬆轉為緊縮,宣布升息;已經在多年低利環境當中養尊處優的金融市場,則出現了幾近失控的變化。


編按:本文摘自619日出刊之《今周刊》861期封面故事「大震盪」,同期內容除本文外,並有「全球股市進入半年躁動期」、「債券型基金 
見好就收  落袋為安」、「新興市場股票基金  短期勿躁進  可留意亞洲市場」等系列報導,更多內容請參閱861期《今周刊》。(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今周刊861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
謝謝!)




/
撰文/

楊紹華、楊卓翰


(來源:《今周刊》20136月第861期)


 




    全站熱搜

    oldd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