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主力資金流出,資產價格會跌了又跌;主力資金流入,資產價格會漲了又漲!哪裡是機會,哪裡是風險,現在要有新認識!



繼上一篇文章獨家提出金銀市場的白銀底概念後,本文是該概念下的繼續探討,關於資金流向問題。煉金術(AIC)研究總經理何盛德(James)認為,種種跡象表明,全球逐利機構資金已經在股市、匯市、大宗商品市場開始新的大換倉動作!



一、日本股市迎來了暴跌,美元兌日元也後勁不足,道瓊斯指數也開始停止階段性升勢,華爾街的逐利機構資金開始從這些市場獲利了結,投資大鱷在過去的短短兩個季度就獲得了近三十年來的年均收益率!這些由事件驅動行情下的獲利資金可能並無心戀戰,急需要大換倉,大宗商品市場要準備好迎接部分資金的回流了!



為什麼現在要談資金流向的問題?任何資產價格的推升都離不開資金的進場,有一定預期方向的有序性進場就會推升資產價格,量越大價格推升也就越快!這也是趨勢行情形成的核心原因願意之一。過去的2個月和過去近2個季度金銀市場跟其他大宗市場相比,似乎更衰一點。有人唱衰,有人不但唱衰還採取了行動。究其原因,核心原因之一就是部分逐利資本撤出黃金市場轉戰其他市場,例如黃金自去年的十二月中旬以來,以全球最大的黃金基金SPDR為例,連續大幅被減倉340噸,減倉幅度超過25%。為什麼黃金基金被大幅度減倉呢?煉金術(AIC)研究總經理何盛德(James)之前在多篇文章中對此都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一方面是因為美聯儲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收緊預期,資本市場歷來都是炒作預期的,所以部分資金撤出黃金市場;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其實黃金價格是可以長期泡沫化的,而不是不允許存在一點點泡沫,也不是只能或必須變成了實打實的純金價格的之所以黃金基金被大幅度拋售,主要是階段性時間內相對黃金市場,其他市場出現了更加傻瓜式的趨勢賺錢機會,典型的像日本,日本自安倍晉三上台以後,推出了比美國更加激進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導致日元出現了主動型下跌,同時日本股市也出現了傻瓜式的上漲,之後日元跌幅超過30%,美元日元貨幣對最高已經超過100,像索羅斯這樣的投資大鱷肯定是不會放過貨幣市場帶來的雙倍槓桿式機會的,這樣的機會曾經再英國和亞洲金融危機時上演過,而且索羅斯絕大部分時間都是賺大錢的,例如1991年索羅斯狙擊英鎊一個晚上就賺了10億美元,其實當時還算是被動型機會,日元這一次是更傻瓜式的機會,因此索羅斯減倉了黃金基金套現,不僅僅是索羅斯,而是代表了華爾街的一種投資動向,階段性時間內的決策。



自去年十二月中旬以來的黃金基金被減倉的時間節點是和日元的貨幣政策是高度吻合的。過去的近兩個季度日本股市創近6年來的新高,日元大幅走低,美元兌日元突破100,再加上美國股市也持續攀升,使得資金大宗商品市場資金不斷地流出,金銀市場因為跟貨幣政策聯動更強一些,尤其是黃金,機構資金,逐利機構資金流出黃金市場更加明顯,使得金銀資產價格大幅走低,像黃金最低跌到了1320美元每盎司,白銀最低跌到20美元每盎司,黃金再4月中旬初出現了30年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但是,最近,特別是從上週開始,市場開始出現了內在的變化。沒有哪個市場是一直在上漲的,也沒有哪個市場是一直在下跌的。美元兌日元在最高漲到103後開始後勁不足,回踩100位置並跌破100,日本股市的日經指數在創近6年來的新高後開始出現暴跌,日經指數出現單日跌幅超過5 %單週跌幅超過12%,明顯的多頭獲利了結式暴跌,而美國的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指數,標準普爾500指數都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很明顯階段性的因為貨幣政策事件帶來的逐利資金推動的上述市場行情已經迎來拐點。



這些以華爾街為代表的逐利機構資金在短短的兩個季度可以說就賺了過去數十年的年均收益率收益,例如索羅斯過去三十年的年均收益率在25%左右,日元和日本股市上上兩個季度帶來了這種漲幅或者跌幅,這些資金獲利了結是必須的,這僅僅是短期的事件驅動行情下的逐利機會,而不是內在的核心趨勢機會,尤其是日本帶來的投資機會更是如此。因為日本的日元暴跌和日本股市的上漲不是日本經濟本身帶來的機會,而是因為日本新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後的激進寬鬆貨幣政策帶來的事件驅動性機會。當前,可能在這種事件驅動性下帶來的投機逐利機會最好的時刻已經在市場走完了,雖然日元貶值不一定就此罷休,但是日元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和日本股市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表現如此大的趨勢機會,這種狀況繼續迅猛高歌繼續的可能性不大。這也使得這些資金再度回到這個事情或者全部留在這個事情的可能性不大,這些市場的核心可能是一方面是否真的激進寬鬆貨幣政策帶來了經濟的真實改善,股市是需要真實的業績的,另外一方面是這種事件驅動下的機會就輪到誰接最後一棒的問題了。



這些資金從上週開始就在大幅度地出貨了,所以日本股市迎來了暴跌,美元兌日元開始向下,道瓊斯指數也開始停止階段性升勢。那麼,這些已經獲得超過過去十年或者三十年的年均平均收益率的資金撤出這些市場後將湧向哪裡,哪裡會是下一個逐利戰場?



二、黃金白銀市場,尤其是黃金市場的黃金,是迥然有別於像天然氣、原油、銅等大宗商品的。四月份的華爾街對美國黃金期貨市場的做空操縱引發亞洲地區萬人空巷搶購黃金現貨,宣告黃金做空理念已經失敗!有跡象顯示,金銀市場注定將是資金優先流入的大宗商品品種。



老生常談的市場是大宗商品市場,金銀市場自然也不例外。未來的頁岩氣、天然氣、石油、鐵礦石、銅、黃金、白銀市場不會被冷落,這些屬於全球性的戰略資源,而不是區域性機會,你很難想像華爾街的那些機構逐利資金會像巴菲特投資美國股市一樣去投資日本股市或者做空日元,撤出的資金會部分再度回到大宗商品市場。華爾街的逐利資本已經在這些大宗商品上嚐到過很多次很好的甜頭,當這些大宗商品市場開始有機會時,或者洗盤過度時,捲土重來是自然的事情。尤其是黃金白銀等資產,包括央行、機構逐個體等都不得不重新審視。



黃金的歐美國家重要投資渠道之一是黃金ETF基金和黃金期貨,過去的近兩個季度黃金ETF基金被機構投機資金連續出貨,如果這種情況被認為是正常的話,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機構可以不看好黃金,機構需要從黃金市場套現資金去上述的其他市場搞錢!








但是黃金期貨四月在美國市場的打壓則完全屬於操縱行為,刻意為之的操縱行為,因為期貨市場動用的是保證金,針對的是合約,而不是現貨。四月中旬初之所以黃金出現了單日近10%30年來的最大單日暴跌,就是因為美國的期貨市場一天之內黃金就出現被拋掉近400噸的空單!



一般人都不得不聯想到其他大宗商品被操縱的命運,2007年到2008年國際原油價格被操縱得驚心動魄,原油最高漲到了147美元每桶,之後又斷崖式下跌到33美元每桶。



估計4月出現的黃金暴跌,那些想操縱黃金的機構也想按照這樣的手法操縱黃金,之前把黃金推高到最高1920美元每盎司,然後再把黃金打壓到1530美元每盎司,之後是1320美元每盎司,很多看空的投資者看到的下一個價格式1000美元每盎司,問題是這種理解可行嗎?黃金還會大幅度洗盤嗎?





四月機構在期貨市場試水操縱黃金價格下跌,之後發生的事情是所有機構都大為恐慌的,華爾街的機構原以為操縱黃金就像操縱石油一樣簡單,但是這一次碰壁了。



黃金並不僅僅是單純的大宗商品,這一點是迥然有別於鐵礦石、原油、銅等工業原材料的。黃金的主要需求是首飾類、央行儲備、金條投資等。所以四月份黃金價格暴跌,美國期貨市場是主要的影響國際現貨金銀價格的投資投機市場,美國的黃金期貨市場被拋售了400多噸,結果亞洲的國家和地區,典型的像中國、印度、日本、韓國、泰國、台灣地區、香港地區等都出現了萬人空巷的搶購黃金現貨的風潮,亞洲在一個月時間內真正上演了黃金周或者黃金月現象,亞洲消耗了300500百噸的黃金現貨。這個現象就非常有趣的了,期貨市場拋售黃金動用的是合約頭寸和保證金,而現貨市場購買黃金實物則是實打實的全額資金​​和帶回​​家的金條等,居然兩者的數量相當,從強度和力度上看,實際上可以看作現貨市場強於期貨市場。這意味著如果逐利資金想進一步操縱黃金價格打壓黃金,將要面對現貨市場一波高過一波的強大購買力,而不是像當初操縱原油市場那麼簡單。 



原油、鐵礦石、銅的大宗商品更多是機構與機構之間的博弈,黃金則不僅僅是機構與機構之間的博弈了,還牽涉到全球的個體投資者、央行等,黃金是人類唯一一個超越時間、種族、地域、文化的財富和價值共識,數千年以來就形成的信仰和價值共識



所以如果做為機構想要操縱黃金,可能更多是要推升黃金,而不是打壓黃金,打壓帶來的不確定性和風險要遠遠高於推升帶來的風險。所以亞洲出現瘋搶黃金後,高盛等大機構第一時間提出停止做空黃金的結論。四月份以來的現貨黃金市場不僅僅是個體搶購黃金潮,像一些中亞國家和俄羅斯等央行都在黃金價格下跌過程中明顯增持了黃金儲備。



在這樣一個認知環境下,加上從技術上和成本等角度看黃金白銀都迎來白銀底的可能性比較大,同時之前撤出黃金市場的逐利機構資本又開始在日本股市、日元市場、美國股市等市場撤出獲利資金,這些資金自然不會放棄在底部加倉黃金,回流一部分資金到黃金白銀市場來獲利的機會。





PS:為什麼索羅斯唱空黃金卻在悄悄做多? 



從這個角度上看,一旦資金回流幅度明顯,那麼白銀黃金的下半年反彈力度將超過之前的預期,因為資金回流預示著資金的逐利性時間成本要求有利潤,不能打壓那就只能拉升。




是否有證據顯示資金開始在回流黃金白銀市場?除了上述的分析邏輯外。從去年的十二月中旬以來,以典型的全球最大的黃金基金SPDR基金為例,黃金基金一直減倉不斷,基本上是很少有加倉動作,加倉次數縱屈指可數,不超過八次,其餘的四五十次動作都是減倉,減倉數量則超過300噸。但是這加倉的七八次,其中最新的時間則是發生在五月底,前幾天的事情。按常規分析理解,這一次可能跟之前的五六次沒什麼不同,如果真沒有什麼不同,那麼意味著後面還會繼續減倉,但是煉金術(AIC)研究總經理何盛德(James)認為五月底的加倉這一次不管數量是多少,都是個重要的訊號,尤其是在大幅減倉後,全球逐利資金又需要大換倉的時期,可能預示著資金後面會持續回流一部分回來到黃金市場了。



三、本周迎來財經事件週(bigweek有兩大核心事件:一個是多國央行議息,一個是美國將公佈最新非農數據。本週議息結果預計多按兵不動,而本次非農數據或將是非農持續好轉路上的一次顛簸



本周迎來財經事件週。接下來即將迎來重要的每個月月初的重要事件週,本周有兩大核心事件:一個是多國央行議息,一個是美國即將在月初第一個星期五晚公佈五月的美國非農數據。筆者何盛德認為這個月的這兩個事情利好非美資產例如歐元、英鎊、金銀等資產價格的可能性更大。



從貨幣政策本身看,目前全球只有巴西在逆市加息,其他國家都在降息或者維持寬鬆。巴西之所以加息,不能夠孤立地看待,巴西曆來都是一個高利率和高通脹的國家,巴西的高利率要相對巴西的高通脹看待,而不是橫向跟其他國家比較,同時巴西的高利率要跟巴西之前的更高利率峰值相比來看待。自2007年金融危機以來的全球央行已經超過520次降息了,目前的全球貨幣政策正在經歷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三次寬鬆浪潮,這一次的寬鬆在最近的兩三週尤其明顯,最近三四周有數十家的央行又降息了,其中就包括歐元區。歐元區又將在本周迎來新的議息窗口,但是這一次降息的可能性估計不大,要再度降息可能也要緩一緩,例如到七月份或者八月份再度降息一次,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筆者何盛德這麼看待,同時本次議息周其他央行也按兵不動的可能性更大。這自然對非美資產是短線利好,使得歐元等的短線反彈或再接再厲,也帶動其他非美資產例如金銀等探底回升。



而從非農數據看,非農數據最近一個季度都整體表現很不錯,本次的非農數據包括後面一個季度的每個月非農數據的受重視程度會越來越高。因為這涉及到美聯儲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何時退出的問題。不過煉金術(AIC)研究總經理何盛德(James)認為本次公佈的五月非農數據可能整體不會像之前兩個月那麼好,像之前兩個月公佈的失業率連續下降,這個月公佈的失業率裹足不前的可能性會更大,例如還是上個月的失業率7.5%或者小幅回落至7.6%,同時新增非農就業人口可能也不會超過20萬,如果超過20萬可以看作是利好。因為上一周公佈的初請失業金人數超過市場預期利空,初請失業金人數可以看作是非農數據的前瞻性指標,同期公佈的美國GDP數據也低於市場預期佐證了就業市場在改善的路上依然有崎嶇的特徵。從非農數據本身看,非農數據在周五晚間公佈前,週四美國會有小非農數據ADP就業數據提前發布,如果小非農數據驗證了上述判斷,那麼非農數據本次出現顛簸可能性就非常有確定性了。如果這次非農數據出現閃腰的顛簸格局,那麼美聯儲的雙量化退出預期肯定會在短期內再度降溫,這自然也是利好非美資產包括金銀在內的。



四、投資大鱷和大金融機構大換倉之際,金銀市場的白銀底的有效性正在超越股票鑽石底,股票或繼續是高風險,金銀則可能迎來新機會!



綜合來看,環球逐利資金開始大換倉,流向也開始出現轉折點,部分回流金銀等大宗市場不可避免,例如索羅斯已經開始買入黃金礦業股,保爾森堅定繼續看多金銀,羅傑斯則開始改口稱黃金牛市還未結束,何盛德(James)之前就提出了二十年大牛市的概念和白銀底的概念和加上貨幣政策與非農數據的預判利好非美資產等情況下,白銀底這個金銀市場的底部概念會更加堅實有效,金銀後市的反彈值得期待,金銀市場的底白銀底比股市的鑽石底要更有效已經有了市場共識,股票或繼續是風險,而金銀或迎來新機會。



風險提示:文中內容均不構成個人化投資建議亦不代表鳳凰財經立場。本文或其任何部分不應被視為任何買賣的邀請或誘導。鳳凰財經不能保證文中信息的準確性、完整性和及時性,文中的任何錯誤都不能成為向鳳凰財經提起任何申訴的基礎。




    全站熱搜

    oldd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