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種貨幣都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當一個國家的財政受到國會(或類似機構)制約、貨幣可自由兌換(意味着貨幣升值貶值的壓力隨時釋放)、稅收法律完善(不能拍腦袋就加稅)的前提下,本幣的升值貶值更不是什麼大事。最典型的示例是,當一國財政出現困難時,國會會壓縮財政預算,甚至讓政府暫時關門,這都是保持財政可持續的措施。所以,可自由兌換的貨幣,升值貶值都是平常事,也不會帶來什麼災難。

為什麼會如此?第一,日元的發行機制中,通脹是最核心的指標,當達到他的目標指標之後,會毫不猶豫的收縮,日元不會失去自身的購買力,即便搞多少次、多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只要保證通脹指標不變,老百姓就不會過於關心,自然就沒有恐慌;第二,雖然日本債務很高,但日本的國民有比較強的凝聚力,國債主要是日本境內持有,只要民族的凝聚力還在,國債很難崩潰。所以,津巴布韋債務高漲時津元崩潰了,但與津巴布韋當時債務相當的日本卻安然無恙,這可以保證日元的價值;第三,無論安倍晉三多牛,政府的財政預算也是受控制的;第四,日本等發達國家的政府非常廉潔,貪污腐敗的現象比較少,很少有人在貨幣增發的過程中成為既得利益者,這保證了貨幣的信用水平和民眾對貨幣的信心;第五,日元等都是自由兌換的貨幣,任何一個人如果對自己的貨幣失去了信心,可以隨時換成其他貨幣,也就不會形成恐慌情緒。
不僅僅是日元,最近兩年來,歐元、加元、澳元、新西蘭元等貨幣相對於美元都出現了很大幅度的貶值,但他們只要堅持發行機制不改變,財政支出機制不改變,社會有法律主導(而不是人治),就不會產生恐慌情緒,原理與日元都是一樣的。
所以,真正發生貨幣危機的都是那些發行機制不明確、財政支出不能受到實際控制、不能自由兌換的貨幣。以俄羅斯為例,看起來這也是一個選舉國家,但普京的權力太大(對於巴西來說,就是白人階層的勢力太大,其它國家都可以如此分析原因),財政支出的控制機制相當於虛設;俄羅斯貨幣的發行機制是什麼?不知道!貨幣是為人民生活服務的,可俄羅斯一直以來都有比較高的通脹水平,這樣的貨幣自然難以得到信任;雖然很多新興國家的貨幣都號稱實現了自由兌換,但本質上依舊是有條件的自由兌換,偷梁換柱而已,包括雷亞爾和盧布,更不必說阿根廷比索這樣的貨幣,當不能自由兌換的時候,貨幣持有人就無法時刻化解貨幣貶值的風險,當貶值出現時,自然就會出現恐慌。
一個貨幣,如果要成為真正的、成熟的國際貨幣,被本國和國際上所信任,首要條件是可自由兌換,任何持有人都可以隨時兌換成其它貨幣規避風險。換句話說,這種貨幣是否值得持有,不是發行人說了算,而是由持有者說了算,這樣的貨幣就是成熟的貨幣。所以,前段時間筆者暗笑不已:一位領導說,如果貨幣貶值,央行會幹預,相當於安慰貨幣持有者,如果將貨幣的信用建立在發行者(干預行為)身上,這種貨幣就永遠不會被別人信任,談何國際化?如果要實現國際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發行者好好乾事(做一件和發行機制有關的事情,比一萬句廢話還要有用),建立自己的發行機制和財政支出機制,然後就是閉嘴!說再多都沒用。而是否可以被信任、價值是多少,完全持有者說了算(這就是自由兌換的意義),當你的貨幣信用機制完善的時候,持有者自然信心十足,這才是走向國際化的唯一做法。
書歸正傳,由以上原理可見,可自由兌換的貨幣,即使貶值的話,一般不會導致持有者的恐慌,除非發生大規模戰爭等特殊事件。而非自由兌換的貨幣,當遭遇貶值的時候,前景會是怎樣的呢?
一般來說,會出現以下幾種情形:
第一,俄羅斯盧布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俄羅斯盧布,去年遭遇盧布危機之後,俄羅斯的經濟形勢立即惡化,今年將遭遇5%左右的經濟萎縮,通脹從2013年的6.5%上升到2014年的11.4%,到今年,基本在15%以上。雖然盧布危機今年有所緩和,但如松一直在說,盧布的前途非常不好,為什麼哪?
盧布危機之後,普京幹了幾樣事,包括壓縮財政支出,給企業減稅等,都是非常正確的,這隻能保證盧布的跌勢放緩。俄羅斯現在的通脹在15%以上,需要收縮基礎貨幣,這件事普京沒做(不想做或者沒膽量做),這意味着盧布沒有發行機制,所以,盧布的問題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但即便普京只幹了一部分穩定盧布匯率的事情,盧布在2015年的情形依舊比很多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表現好得多。
所以,對於俄羅斯這樣應對自身的貨幣危機,短期或許可以延緩跌勢,但只要國際環境不改變,盧布的前途依舊渺茫。
第二種就是現在的巴西、阿根廷等國。既不思控制財政支出,也不思轉換經濟增長模式,還不思依據通脹指標發行基礎貨幣(這是貨幣發行機制的核心內容)。如果造成自身貨幣貶值的國際環境沒有變化,貨幣危機就不是一集,而是韓劇,一直演到滅亡為止。
這是一種得過且過的應對辦法,相當於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第三種是央行不斷拋售外匯干預匯率。
今年二三季度,馬來西亞央行很忙,忙的是拋售外匯,但未看到有關財政改革和貨幣改革的報道。拋外匯看起來有效果,但這不是應對匯率問題的有效措施,甚至在掩蓋本身貨幣的問題。
拋外匯可以看成是民間的俗語“打馬虎眼”。雖然暫時穩定了匯率,但沒有其它改革措施,相當於將匯率繼續停留在高估的位置上,這是在惡化本國的金融局勢。按筆者的說法,這是“某奸”的做法,因為這是在掩蓋問題,妨礙解決問題。
如果實行外匯管制,那就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墮落!既不想認識貶值的根源,更不想解決貶值的問題,前途就非常清楚。
第四,那就是上世紀巴西頒布的雷亞爾計劃。該計劃的中心就是:嚴格控制公共開支、財政開支,是量入為出;整頓稅收,打擊偷漏稅;減少國家對經濟生活的干預,打破壟斷;嚴格按照購買力發行雷亞爾貨幣。可以看到,巴西經過這一系列措施之後,經濟恢復了十幾年的活力,但是,巴西終歸不能守住雷亞爾的發行機制(嚴格按照雷亞爾的購買力發行,也就是通脹成為核心指標,這也是雷亞爾計劃的核心內涵)。今天的巴西又再次走向了回頭路,這與巴西的政治體制密切相關。
所以,以上所有措施都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都不能帶來長期的貨幣穩定。實際上,貨幣貶值發生時,解決的措施也很明確:第一是改善國家的政治體制,完善法律,只有如此,才能建立並執行有效的貨幣發行機制,實現長治久安,這是第一位的;第二,在完善貨幣發行機制以後,改革財政支出體系(嚴禁用財政進行大規模透支來進行投資),財政支出向教育、醫療、社會保障傾斜,培育經濟繼續健康成長的土壤,保持社會穩定;第三,壓縮財政支出之後,給企業減稅(打破資產價格泡沫就是給企業降低隱性賦稅的一種方式),讓企業恢復活力。只有以上的綜合措施,才能使自己的貨幣重新煥發生機,並使國家的經濟生活長治久安。
明白了以上這些措施,那麼當我們遇到任何一種貨幣遭遇貶值的時候,就可以自己判斷它的前途。
如果沒有以上完善的措施,當一種貨幣開始貶值時,一般是比較快速的完成第一集(去年的盧布危機就是典型的第一集),此後,通脹會快速上升(俄羅斯從2013年的6.5%上升到現在的15%以上),當通脹上升到一定的高度,通脹的上升會惡化國家的國際收支平衡(巴西在去年出現國際收支赤字,這是2012-2013年持續通脹的結果),財政產生大量的赤字(俄羅斯今年的財政赤字估計不低於5%),此後,就進入通脹、財政赤字、國際收支逆差、貨幣貶值互動的階段,開始上演第二集、第三集等,如果沒有強力的改革措施,就開始奔向博物館。改革措施越晚、改革措施越是敷衍了事,逆轉貨幣貶值的趨勢就越難。所以,筆者曾說過,對於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這樣的貨幣,搶劫的“李逵”都不願意要了,說明一條腿已經進入棺材。此時,任何改革措施都難以奏效,因為信用貨幣是信心的貨幣,當持有人的信心崩潰以後,唯一的做法就是再不沾你,百姓也只能如此。
不要去預測一種貨幣可以貶值到多少比多少,因為這和進程有關,與管理層所採取的辦法有關。可是,如果不能建立完善的貨幣發行機制,並運用法律保證這些機製得到實施,甚至用改革的口號不斷忽悠,博物館的大門就一直都是敞開的……

    全站熱搜

    oldd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