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創始人Tony對談:如何看待現在的騰訊,以及將來的騰訊?

虎嗅註:這是一篇騰訊內部對前騰訊CTO、騰訊聯合創始人Tony(張志東)的一次對談,卸任之後的Tony依然關心騰訊的產品和服務,經常和團隊提意見,他的生活非常簡單,工作之外,

看書下棋,為此還經常給同事提意見。周末陪太太和孩子散步、爬山,與我們大多數人沒什麼兩樣。老實說,Tony的回答非常誠懇,也引人深思,建議收藏,文本轉載自騰訊公眾號,虎嗅略做修改。

 

相信好產品會自己說話

問:你卸任公司CTO已經一段時間了,卸任后看公司的角度和看法,與擔任CTO時有何不同?

Tony:很不一樣,擔任CTO時,每周都參加管理會議,參與公司決策,對公司的了解會比較清楚;卸任后,更多從新聞報道、產品發佈等渠道了解公司變化。當然,對公司的關心還是一樣的。

我相信好的產品自己會說話,只需體驗一下公司的新產品,哪些產品有誠意,哪些產品有問題,我很快就可以感受到。從新聞報道也可以看到公司多方面的進步,有時也看到一些文章太軟性,能看出有些團隊在刷存在感。

問:如果你發現一些產品有問題,現在會用什麼方式跟產品團隊說?

Tony:剛卸任時我還沒有適應轉變,遇到不好的體驗,就直接找來同事質疑一通。我需要不時提醒自己,卸任后說話應該柔和一點,但性格難改,經常說話還是很直接。這裡順便向打擾過的產品團隊道歉。

問:被你挑戰的團隊壓力很大吧?

Tony:我相信真正優秀的團隊能承受尖銳的批評,如果你的產品代表未來的發展方向,那就不應該在乎外在批評,批評能促使你進步。

與其迴避問題,不如真誠對話

問:樂問(註:騰訊內部論壇)可以說是在你的倡導下建立的,當初出於什麼樣的考慮呢?

Tony:當初建設樂問時,我有兩個期望:一是可以說真話,而非套話;二是希望能用上碎片時間。在這個過度社交的時代,有很多匿名社交,有各種各樣的的群,信息不透明,信息不對稱,越是大型的企業,受到的衝擊會越大。

對騰訊而言,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平台,去適應這樣的變化,方便小夥伴們能高效和真誠的溝通,樂問承載了這樣的理念。

問:樂問上線以後,有些部門並不希望自己的產品或服務在樂問上被討論,特別是一些「敏感」向內容,比如考核,但你提倡開誠布公地討論,你不怕因為這種討論或吐槽太多,導致怨氣太重,局面失控嗎?

Tony:我相信騰訊是一家年輕的有朝氣的公司,同事們的吐槽不會少,但大家有理性、也有能力去尋找問題的解決之道。面對各種吐槽,你裝看不見它也不會消失,與其讓其在匿名社區發酵和失真,不如在具有建設性的地方去對話,尋求解決辦法。

我不擔心失控之類的,我相信鵝廠的小夥伴們能帶着善意,求同存異的討論問題,這樣對企業、對團隊、對個人均是好的溝通方式。

問:不少同事在樂問質疑產品,有些負責人會認真回答,但有些負責人會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去回應,如同公關,你怎麼看?

Tony:顯然前一種方式更好,有問題不要緊,開放真誠的討論,才能汲取他人智慧。「PR式回答」、「請私信聯繫」、「我們已經關注到你的提問,謝謝」,這類回應方式,不會得到尊重。

問:儘管是在樂問回答,但有些團隊可能擔心,自己產品的一些機密內容被泄露出去。

Tony:有這種顧慮很自然,但依然不該說場面話甚至假話,沒發佈的東西需要商業保密,可以採用適當的方式解釋下,小夥伴們也可以理解。而絕對大部分東東是公開的,哪裡做的不好這些,用戶不愉快,用戶有尖銳的批評,這些東東,當然應該真誠回答。

要獨立思考,避免人云亦云

問:做產品或服務,有時難免陷入自嗨,進而開始「自我PR」,甚至自吹自擂,不知道你是否遇到過?


Tony:舉個例子,大約兩月前某天,我的朋友圈被一個叫「微信尋找失蹤兒童」的活動刷屏,很多同事在轉。我點進去體驗了一下,感覺非常驚訝,其技術方案非常不合理。

我在微信上問微信技術和產品的同事,他們均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了解后發現是外部一個NGO做的公益服務,微信市場部的同學貪功,魯莽的為他們進行合作的宣傳活動。該NGO組織初衷是好心好意的,但他們的技術方案要求大家預先登記孩子的資料,具有嚴重風險,並不可行。

技術和產品同事發現后,才連夜要求該NGO下架整改,要求他們刪除敏感數據,折騰一夜。

當天我看到很多同事在轉發,包括一些很有經驗的同事。這說明大家有很好的意願,但卻沒有親自體驗,人云亦云,看到有同事轉我就轉,其實這個方案不合理,體驗2分鐘就能看出問題,資深同事應該是跳出來質疑,而不是人轉我轉。

問:打着公益的旗號,很多時候人就是會失去理性判斷能力。

Tony:第二天我找公益團隊的同事吃飯,嚴肅批評了他們的管理團隊。這是一個值得反思的案例,騰訊人應該去獨立思考,去親手體驗,要有批判精神,不能人云亦云。

問:聽到有些產品團隊,有些部門,領導會要求大家都轉發本部門的PR文章,甚至強制轉發,從而在朋友圈製造一種很有影響力的感覺。

Tony:我覺得意義很小,給誰看呢?也只是刷刷團隊的存在感而已,有多少意義呢?產品和服務好不好,在於用戶的感受,而不是部門團隊的自嗨。

好的團隊應該允許爭吵和不同意見

問:有媒體寫文章說你是一個固執的人,做出的決定很難改變,真是這樣嗎?


Tony:我確實蠻固執,做產品的人大多數都很執着,每個產品人都有對產品理念固執的一面,通過團隊切磋、PK、溝通,可以相互取長補短。我覺得團隊成員間應該相互信任和包容,允許碰撞和試錯,有爭執、有不同觀點,不是大問題,只要求同存異,互相包容就能更好地發揮個人和團隊的力量。

問:這是你當年創業的經驗還是後來工作的經驗呢?

Tony:創建騰訊早期時,團隊就是這種相處之道,我也喜歡這種風格,我不太喜歡團隊里等級森嚴,互聯網沒有人能看透所有事情,我是一個技術人,我對趨勢比較敏感,對於我感覺不好的地方,我會尖銳的直接表達。若產品團隊能包容成員的個性,鼓勵大家說真話,我相信對團隊可以成長的更快速。

問:一個人可能需要格局和視野才能看到趨勢,但很多同事長期處於基礎工作中,視野受限,怎麼辦?

Tony:人和團隊需要互相成就,一個團隊對一個人的影響非常大,這裡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標準,我覺得,大概就是要加深對自己的認知和團隊的認知,主動做出選擇,如果認為團隊不合適,可以選擇一個你覺得合適的團隊。

從事喜歡的工作才能有激情

問:你曾說互聯網行業不能倚老賣老,對財務自由的人而言,這話或許不錯,但對許多同事而言,可能歲數上去了職位沒上去,那該怎麼辦?你有什麼建議嗎?


Tony:世界總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每年都有很多年輕學子走出校園,職場上總面臨著各種競爭和壓力。我覺得主要是自己的心態,如果對自己做的事情沒有足夠的興趣,那不論你有沒有財富自由,你都應該改變。

 

當下的時代比歷史上任何時代都要好,它鼓勵個性和多樣的成長路線。

焦慮是人之常情,但最根本的是你是否喜歡所從事的事和共事的人,如果不喜歡應該儘早更換工作,如果喜歡就用心去做事。

問:你肯定也有焦慮的時候,如果遇到焦慮,你怎麼放鬆呢?

Tony:我早年在系統集成行業的時候,我曾經很焦慮,當時我做的技術工作,大量工作只是為了項目的驗收和回款,不能給客戶帶來真正的價值,當年曾經很苦惱。

後來我轉入互聯網業后,就沒有時間去焦慮了,面臨的是用戶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解決一個再面對下一個,我喜歡面向最終用戶的產品和技術工作,每當解決掉一個很難的問題時,我就會很開心。

 

團隊負責人應該關注KPI之外的事


問:公司考核其實是基於KPI的,但你說過不能緊盯着KPI,有時候可能KPI完成了,但回頭一看世界都變了,不過對於基層員工來說,他不可能不去完成KPI,怎麼解決這種衝突?


Tony:這個問題不在基層同事,應該在團隊領導人的層面,他們應該經常問自己想要什麼?很多時候KPI只是一個數字,這種數字固然有現實的意義,但如果團隊領軍人只關注這個數字,那在這個行業就走不遠。

市場份額可能代表上一個浪潮的成就,下一個浪潮來臨時,你的產品和服務也許就被淘汰了,作為領軍人,若只為了今年的業績和獎金努力,就有點無趣了,期望他們更有追求,將眼光放長遠些。

好團隊要為成員創造更靈活的工作方式

問:在工作上,你有着「拚命三郎」式的形象,那麼你加班時,怎麼保證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呢?很多同事在樂問說,工作太忙,以至於沒有時間去學習和充實自己,你當年是怎麼學習的?


Tony:在互聯網行業,投入很多時間是難免的。這個行業集中了最優秀的人才,最充裕的資金,有着最激烈的競爭,的確要比別的行業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立足。

在一些特定攻堅階段,在救火的階段,大團隊全力救急不會少。但團隊如果長年累月都綁在辦公室,綁得很死,那麼就不是好的狀態。

總在疲於奔命,說明團隊的工作模式和工具平台建設欠賬太多,太多緊急而並不重要的事務綁住了大家。

舉個例子,比如一個服務的系統升級,若發佈工具和監測工具建設得比較完善,也許一個大版本升級只需兩三位工程師值守即可。若工具建設不佳,則可能要幾十人守着待命,這樣就讓大家的生活很糟糕。

互聯網這個行業,我們如果好學和肯學,總會有許多學習機會。除了網絡上豐富的資源,公司內部也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和教訓,有許多實戰經驗豐富的同事,可以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而每個人所處的階段也不一樣,一個剛畢業的人,它還沒有成家,呆在辦公室時間可能較多,工作和學習可以利用的時間可能也較長,成家和有了孩子之後,可能就需要更靈活的用好碎片時間。

隨着移動化技術的進步,也希望我們的產品、技術、運營能很好的進化,團隊成員之間應能創造更多柔性靈活的相處之道。

問:我了解有些團隊領導,就要求每天必須加班,嚴格要求工作時間,規定得很死。

Tony:這樣的領導感覺魅力不足。工廠是需要嚴格限定時間,一道工序接一道串行,大家拴在一塊。但互聯網業不是工廠,而是一個高知識密集行業,好的領導應該為團隊創造更靈活的相處方式。

世界總是在迭代,要心平氣和接受

問:微信發展很快,那麼你對QQ和公司增值業務的現狀和未來怎麼看?


Tony:每個產品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微信代表了另外一種思想,沒有PC歷史包袱,拓展了很多原來從來不用IM的人群。

很多四五十歲的男士以前很少網購,他們因為用了微信,要發紅包,學會了微信支付,進而學會網購。這是微信帶來的新形態。QQ受到較多衝擊和影響,這是正常的,世界總是在不停迭代。

我看到身邊很多中年朋友開通了騰訊視頻,他們以前是不用QQ的。現在他們為什麼會開通騰訊視頻呢?除了視頻內容的魅力之外,還因為騰訊視頻支持微信登錄,他們就可以選用了。

這對所有增值業務來說是很好的機會。像音樂、圖書、視頻,通過支持QQ,微信雙登錄,可以擴展更大的用戶群。增值業務可以更開放的看待這個世界,在國內支持QQ和微信,在海外,可以支持Facebook和Whatsapp等。

對於微信而言,經過幾年發展,現在已經形成相當大的規模了,會面臨很多複雜的社會問題和生態問題,WXG(註:微信事業群)還需要很多創造,需要通過極大的努力去解決難題。

我個人估計未來QQ/Qzone的用戶群體會比較年輕,微信的用戶群體相對來說年齡會大一點,年齡跨度也更大。SNG(註:社交網絡事業群)團隊的心態需要更平和,年輕用戶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群體,也會有很多創新空間可以發掘。

新聞門戶行業需要有革命自己的勇氣

問:今日頭條這種智能推薦的新聞模式興起后,對傳統門戶和新聞客戶端造成較大衝擊,你怎麼看這一趨勢?


Tony:傳統門戶諸如新浪、網易、騰訊網,依靠的是編輯對新聞時效性的把握,將各類新聞推送給用戶,背後比拼的是團隊對內容的把握能力。

今日頭條則走了完全不同的一條路,全是雲端的,根據用戶的點擊與興趣來學習用戶的閱讀喜好,從而形成千人千面的推送內容,具有很強的顛覆性。

互聯網行業就是這樣的,所有的領先都是暫時的,顛覆很可能來自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模式,對OMG(註:網絡媒體事業群)的同事來說,我期待他們有更多的創新,以自己革命自己的勇氣,去參與下一代雲端智能資訊服務的競技。

希望騰訊遊戲可以推出有情懷的作品

問:最近樂問上有很多關於騰訊產品的問題和擔憂,比如騰訊手游收入在IOS上被網易超過,騰訊的許多產品口碑不好,大家都很擔心,你怎麼看?


Tony:網易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公司,體驗過他們的有道詞典、雲音樂、雲筆記,可以看出來他們對產品很用心,是業內值得尊重的同行,有好的對手,對公司而言是好事。

對IEG(註:互動娛樂事業群)的同事來講,我蠻期待他們在商業化之外,能夠有更多的抱負,更包容的心態。我之前看過一款遊戲叫《Minecraft》,在海外許多孩子都非常喜歡,它的商業化程度並不算高,但它給予了孩子們一個創造世界的可能,教育界都鼓勵小朋友玩這款遊戲。這類遊戲在商業上雖然不是賺很多錢,但它的社會價值是巨大的,我也期望有朝一日,互娛能夠推出這樣有情懷的作品。

問:你提到遊戲的情懷和社會責任感,可能有同事擔心,做這種東西,商業化很差,那年終獎和收入就會受到影響。

Tony:有情懷的東東,並不意味着就是虧損,也有優雅的商業化機會,有在社會效益和商業中優雅平衡的機會。希望在激勵體制或文化機制上,IEG也能夠有所創新,能夠兼容多種形態。

業餘愛好是看書下棋

問:你離任管理層之後的生活狀態是如何的?

Tony:離任管理層后,我的生活節奏也發生了一些改變,時間較為充分些,可以多一些時間陪下家裡的老人、小孩。但自己晚睡的生活習慣還沒有能改過來,使用手機過多,既影響健康,也導致家人經常投訴我。:(

問:據說你工作之外業餘愛好不多,除了下象棋,現在還下嗎?

Tony:還在下,互娛的象棋APP做得不夠好,我經常向團隊吐槽和反饋建議,期望他們能有大的改進。

問:那你平常有看書的習慣嗎?或者去看看電影?

Tony:看電影更多作為陪家人的活動,實體書買得比較少了,大部分書都是在kindle上買的,最近也在體驗微信讀書App,給他們吐槽了不少,提了不少建議,算是職業病了。

寄語:獨立思考親手體驗

問:卸任后你擔任騰訊學院講師,目前還沒看到你安排課程,打算什麼時候開課呢?


Tony:從管理層離任后,2015年我主要幫騰訊學院培在資深同事培養上貢獻一些助力,擔任飛龍、攀登計劃的嘉賓,以及幫助推動海量之道的技術課程的升級版。

預計2016年春節后,會有一些產品思想方面的切磋嘗試,不是課程,更多是研討性質的,研討名字暫時取名為「優雅連接」,和負責產品的同事切磋一些思維。

問:最後,想問下Tony,你對鵝廠同學有什麼期待?

Tony:如我之前所說,騰訊人應該獨立思考,親手體驗,要有批判精神,不要被人云亦云的讚歌所淹沒。

    文章標籤

    創業新頭腦

    全站熱搜

    oldd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